金陵旧时客。

BE专业户,嗑的cp都是刀子。

岁晚青山路,白首期同归。

同舟共济等候破晓,

劈恶浪,斩惊涛,

哪个敢劫我复兴道?

斗出一片天地趁年少!

今天是他去世整整二十四年了。

【曦瑶】红衣主教

#文段练笔

#车

#日常ooc

#我就想看看会不会被屏蔽略略略

设定是瑶妹教皇涣哥主教。

是一篇文里的片段,文还没写。

红衣主教

一、

然后金光瑶挑起他的下巴,弯腰低头吻了上去。起初是很温和、不带任何欲望的吻,但很快就变了味儿。蓝曦臣从玫瑰盛放的枝桠旁站起,与其说他带着金光瑶往花丛深处走,不如说是金光瑶搂着他一点点退往玫瑰园的中心。高大的枯树上绕满了玫瑰的枝蔓,娇妍的花朵甚至垂到两人耳边。等到蓝曦臣把金光瑶压到一棵玫瑰树下时,金光瑶已经衣襟大敞,被吻得气喘吁吁。

当玫瑰从梦中醒来,梳洗着凌乱的妆容,猩红的花朵在白皙的皮肤上争相绽放,慵懒而柔媚地舒展着花叶,边缘一点点加深最终变...

【福尔摩斯】荒唐的沙砾

#算是福华BE?

他注视着手里的头骨,好像看到了那双钴蓝色的眼睛。那眼睛里永远是最忠诚的温和,最明智的坚定。只有两种情况除外:一是室友无视自己的健康和安全,二是面对正义的死敌。

他见过眼睛的主人早晨被叫醒时湿漉漉的茫然,偶然碰见旧识时点燃的欣喜,接待访客的谦和有礼,临危不惧的镇定自若……他的阁楼里收集了太多太多关于约翰华生的一切。

他捧着手里的头骨,就仿佛挚友坐在身旁。

于是嘴角勾起细微的弧度,灰眼睛映出一点柔软的温和,他轻声问道:“约翰,你为什么不看着我呢?”

深色的衣摆垂落,窗外星光灿烂夜色温柔,而他脚下,只有一条拉长扭曲的影子。

―――――

对不起我是渣渣本渣。

是看了...

天,神仙下凡

山青一点横云破:

岁晚青山路,白首期同归。
文素来自 @金陵旧客 的评论

【曦瑶】灯火阑珊

  #大概是温馨日常

   蓝忘机叩开了寒室的门。

   “忘机何事?”蓝曦臣打开门,蓝忘机见他未着外袍,发梢潮湿,便知他刚刚沐浴完毕。

   “兄长,抹额歪了。”他提醒道。

   蓝曦臣闻言扶正了抹额:“让忘机见笑了。”

   “听闻敛芳尊来访,可要安排客房?”蓝忘机待兄长衣冠收拾齐整,便开口道明来意。

   “客房就不必安排了,”蓝曦臣笑道,“阿瑶就住在寒室。”

   “不合……”礼数。蓝忘机话还未完就被蓝曦臣拦下:“无妨。”...

【福尔摩斯】无聊问卷

   “Love me ?”

  医生稍微歪着点头,他惬意地坐在沙发里,手里拿着份报纸,金色的头发在壁炉火光的照耀下泛着点黯光。他以一种天真而疑问的语气读出报纸上的无辜却暗藏锋芒的词句,钴蓝色眼睛里跳跃着对面友人嘴边烟斗时明时灭的火焰,并不知道自己的随口询问在对方的心里掀起多大的惊涛骇浪。

   这是一个愚蠢无聊的人在一家愚蠢无聊的报纸上刊登的一份愚蠢无聊的问卷。

   福尔摩斯裹着鼠灰色睡衣坐在医生对面心中暗自断定。烟雾旋转升起,将他山鹰般坚定的面容掩在其后,灰色的眼睛融进伦敦的雾色,藏起精密仪器里散落的沙砾。

又...

【曦瑶】又相见

#被曦救回来的少年体差点失忆瑶

   他应是在梦中。

   梦里他与一名男子争执,对方身材高大身着黑袍,两人言语颇为针锋相对,突然对方痛斥了几句什么,他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脚踹下高台,本以为自己还会像从前一样狠狠摔到地上,遂闭上眼睛准备接受疼痛。不料跌入一人怀抱,那怀抱温暖轻柔,他睁开眼,触目皆白,唯那银白云纹烙入心底。

   然后他便醒了。

   睁眼是薄纱幔帐,影影绰绰显出一尊铜兽鎏金炉,燃着篆字小香,烟雾袅袅,一旁的书案上堆了几部旧卷,笔架山上置一兔毫,房内整洁,窗明几净。

许是睡久了,头脑还有些昏沉...

【曦瑶】误

#刀


   他抱着一把古琴踏月而来。白袍在风中猎猎作响,衣袂翩跹,仙气凌然,曾经盛满温润笑意的眸子里春风不再,只余下如水一般湿润的悲哀,在冷而华丽的月光中寸寸凝成冰棱,扎进心底。


   棺椁掩在夜色中,耳边传来山间夜枭凄厉的啼鸣,月色如水,倾泄而下,顺着他展开的白衣流到地上。他端坐,古琴横于膝上,一挑一抹,琴声乍起。


   是一曲问灵。


   尚在否?


   在何方?


   可……归乎?


   他一遍一遍弹着熟练的...

Silhouette

人生第一次点梗,还是我最喜欢的太太!!

文笔超好,特别博学!还特别努力!!

我能再吹她一百年!!!


那几个典故用的超级合我心意啊!!!


流光皎洁:

【中文名:剪影】


【跨时空设定,BBC神夏基底,福华,悲剧结尾】


【时隔一年又一次动笔写跨时空设定,也是重新拾起散文叙事诗文体,这一次的跨时空设定基底是神探夏洛克。对我来说大抵算得上是一个新的挑战了。谨以此文献给金陵旧客,以感谢她对我的强大的精神支持,特别是在我准备考研到即将心死的时候让我感受到仍然被人需要的自我认同】


【还是老规矩,我写任何悲剧(不是刀,而是把美好的事物撕碎)都必须带背景音乐。本文的配...

1 / 6

© 金陵旧客 | Powered by LOFTER